网站首页精品电影在线电影电影下载微电影类榜单资讯其它网址

盘点电影史上一鸣惊人 却又英年早逝的天才导演们

分类:电影咨询 作者:3z4zcom 来源:www.3z4z.com 时间:2019-1-15 16:41:17 人气:462 分享QQ空间 收藏QQ书签 推荐朋友
  由胡波(笔名胡迁)执导的剧情片《大象席地而坐》于2018年2月16日在德国柏林电影节放映。该片由由彭昱畅、王玉雯、章宇、李从喜主演,以胡波的同名短篇小说为蓝本,讲述在一座并不发达的河北小城中,四个陷入人生困境的底层小人物寻求救赎的故事。上个周末,该片在台湾地区上映,这部金马奖获奖电影终于可以与普通观众面见面。每当这个片名出现时,背后的故事总令人唏嘘不已。这是内地青年导演胡波的第一部作品,也是最后一部。2017年10月12日,他永远的离开了我们,年仅29岁。 

  天妒英才的悲剧或许永远都无法避免。像胡波这样的导演,尽管艺术生涯十分短暂,但短暂的生命中迸发出的花火却更令人侧目。今天,小编就为你盘点那些电影史上一鸣惊人,却又英年早逝的天才导演们。 

胡波 

  国籍:中国 
  年龄:29岁 
  死因:自杀身亡 

  还得从胡波谈起。两年之前,或许没有多少人听说过胡波的名字,这位青年导演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,在小说、电影等多个领域活跃多年。大学毕业后胡波开始了自己艺术家式的生活,但无奈现实的骨干无法为他丰满羽翼,他的微博上纪录着这些灰暗的日子:“这一年,出了两本书,拍了一部艺术片,新写了一本,总共拿了两万的版权稿费,电影一分钱没有,女朋友也跑了,隔了好几个月写封信过去人回"恶心不恶心"。今天蚂蚁微贷都还不上,还不上就借不出。” 



  胡波一直为自己的电影处子作《大象席地而坐》奔波着,这是一部贝拉·塔尔式的艺术电影,但无论影片的表达、风格、剪辑,似乎都与制片方的要求格格不入,回头再看这些纷争或许耗尽了他生命里最后的火光。2017年10月12日,胡波火了,却也死了。在一桩普通楼房的楼梯间里,用一根绳子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 



  人们在朋友圈里悼念一位“与其苟延残喘,不容从容燃烧”的青年导演,《大象席地而坐》的前景却因为他的死却遇见了曙光。这部电影在柏林电影节上大出风头,在金马奖上大获全胜,他牺牲自己为他的作品赢得了生命,只不过我们再也无法看到胡波的笑容,只能看到颁奖台上胡波母亲的眼泪。 



今 敏 

  国籍:日本 
  年龄:47岁 
  死因:胰腺癌 

  另一位天才导演的过早离开也令我们这代观众无限惋惜。今敏只留下四部作品,一部动画剧集,却几乎成为动画粉丝中神一样的男人。《未麻的部屋》《千年女优》《东京教父》《红辣椒》,每部作品都无不让人感慨他的才华和胆识,想象力和执行力。但就是这样一位乐观积极甚至有些御宅的男人,却在导演生涯的黄金时期患上了胰腺癌。 



  在剩下的时间里,今敏并没有浪费自己的生命,他将自己的物件整理之后送给了朋友和亲人,在自己的官网上发布了“《造梦机器》剧组推荐的100部佳片”,用一种极其体面的方式与这个世界告别。 

  2010年8月24日,今敏终于离开了我们,离开了这个令他眷恋的世界:“我真的很幸福,虽然比别人的人生快了一点。” 



  在遗书中,今敏依然挂念着还未完成的动画作品《造梦机器》,还在希望与他一起创作的伙伴们原谅自己早早离开。正如他所担心的那样,遗作《造梦机器》至今搁浅,甚至影片的官网也已经关闭。日本最伟大的动画天才却如此短命,令人惋惜。 



近藤喜文 

  国籍:日本 
  年龄:47岁 
  死因:主动脉剥离 

  提到今敏的离世,就会让人想起另一位日本动画电影界届的天才导演近藤喜文。近藤喜文的名气或许不如今 敏那么响亮,但他曾参与过吉卜力工作室80、90的的大部分作品,其自己导演的影片《侧耳倾听》也被认为是不输宫崎骏、高畑勋两位大师的佳作。 



  近藤喜文自幼喜欢绘画,画笔不离身的他60年代起就跟随宫崎骏、高畑勋在A Production公司工作,其后跟随二人来到吉卜力,两位大师的作品的作画监督一般都由他担任,《萤火虫之墓》《幽灵公主》《魔女宅急便》等作品都有他的参与。1995年更是推出了自己的导演作品《侧耳倾听》,清新脱俗的爱情故事令人动容。 



  在大家眼中他就是宫崎骏、高畑勋的正牌接班人,吉卜力的下一代掌门人。然而或许是因为多年来为作画耗尽心血,《幽灵公主》上映不久后,近藤喜文因主动脉夹层发病紧急入院,1998年1月21日在医院不幸逝世,享年47岁。在宫崎骏的悼词中,曾提到:“由于长时间的工作导致的疲惫,他常常在朦胧的状态下绘画,在他桌子那蜷缩起来。但是,这个男孩的表情真的很让人振奋,脸上洋溢着温柔和蔼的样子……除了说对不起,我什么也说不出来了。” 



  在去世不久之前,近藤喜文还不顾医生的劝告,一边用针灸缓解肺部的疼痛,一边作画,但手中的笔还是在他不愿意的时候停下了。 

让·维果 

  国籍:法国 
  年龄:29岁 
  死因:肺结核 

  胡波留给我们一部四小时的电影,早在半个多世纪以前,另一位法国导演用了不到三小时的影像就名留影史,他就是让·维果。 

  让·维果是活跃于上世纪20、30年代的法国天才导演,他短暂的一生中只留下了一部长片、若干短片。1930年的《尼斯印象》是一部纪录片,影片没有情节,只有音乐和影像,却在短短40多分钟里书写着对于一座城市的热爱和感伤,富有诗意。1933年他拍摄了自己的代表作《操行零分》,这部影片像一颗重磅炸弹,叛逆十足地批评了法国的教育体制,一度被禁,随后却被认为是法国电影新浪潮的先声。 



  在这之后,让·维果再接再厉,拍摄了诗意现实主义流派的经典作品《亚特兰大号》,不成熟的男人与对世界从蛮好奇的女人之间的浪漫(或悲剧)爱情,左派的政治观点也隐藏在影片线索之中。但影片在当时被埋没,让·维果的肺结核也越发严重,终于在29岁时离开了人世。 



  新浪潮的发轫重新定义了电影史,让·维果作品的艺术价值被重新挖掘,让特吕弗所说:1946年的一个星期六下午,通过安德烈·巴赞领导的电影俱乐部在西维尔—百代电影院举办的一场电影放映活动,我有幸发现了维果的电影……我走进电影院时还不知道让·维果的名字,但我马上对他的作品产生了疯狂的敬意,他全部影片的放映时间不足200分钟。 



谢尔盖·爱森斯坦 

  国籍:苏联 
  年龄:50岁 
  死因:心脏病 

  他或许是英年早逝的导演里最重要的一位,因为没有他,或许电影就不会是现在这般模样。谢尔盖·爱森斯坦,苏联蒙太奇学派的奠基人,依照他的电影理论,与剧情无关的影像可以修辞影片,从而改变了电影创作时的策略和思路,赋予电影表现的无限可能。于是我们看到了《战舰波将金号》里的三头狮子,成为每个想要深入了解电影影迷的必修课。他的代表作还包括《伊凡雷帝》《罢工》等等,如今看起来影像依然震撼。 



  尽管爱森斯坦的作品大多是为了苏联的政治宣传,或是歌颂斯大林的个人形象,但其作品和理论却对电影发展影响深远,可以说他是将电影拔高至艺术层面的几位导演之一,《战舰波将金号》中的经典桥段“敖德萨阶梯”被后人一再模仿、致敬甚至恶搞至今。 



  1946年爱森斯坦心脏病发作,从此身体大不如前,艺术生涯也基本停滞,1948年他心脏病再次发作,彻底离开了人世,安葬在莫斯科诺维德里希公墓。 



寺山修司 

  国籍:日本 
  年龄:48岁 
  死因:肝硬化 



  用导演来修饰寺山修司显然是不够的,他是日本战后最活跃的艺术家,在前卫戏剧界他享有盛誉,同时也是诗人、评论家、导演,可以说寺山修司是日本的让·古科多,战后一代人的精神偶像,用诗意的方式反叛传统的专制与权威。大学时代他就热衷于诗歌与戏剧,31岁时创建了著名的演剧实验室“天井栈敷”,开始活跃在日本艺术界,并执导了大量实验短片,最终留下了《再见箱舟》《死者田园祭》《抛掉书本上街去》三部长片。 



  寺山修司超凡的想象力和执行力令他在不同领域潜心创作,同时也透支着他的生命。1983年,寺山修司因肝硬化在医院中去世,但他留下的作品却依然影响在各个领域、各个地域,近几年甚至又刮起了寺山修司热潮。有连锁商店发售他的纪念T恤,根据他同名原著改编的电影《啊,荒野》高举《电影旬报》2017年十佳日本电影第三名,他的精神世界中表现的情感、孤独和绝望,在这个以“丧”为主旋律的时代里再次得到了回应。 



山中贞雄 

  国籍:日本 
  年龄:29岁 
  死因:疟疾 

  上榜的日本电影导演很多,但每个人的死因却各不相同。山中贞雄是日本电影第一个黄金时期的重要导演,他的作品对时代剧的发展影响很大,并且和大家熟知的电影大师小津安二郎是莫逆之交。但小津在那个乱世里逃脱了硝烟和炮火的摧残,山中贞雄则没那么幸运,成为日本军国主义政府的炮灰。 



  山中贞雄志在电影,但遭遇了丧心病狂的日本军国主义政府执政的时代。在代表作《人情纸风船》首映当天,他收到了征兵令。 



  1937年山中贞雄随野战部队开赴南京,参与了攻城战,但是否参加南京大屠杀已经没有留下任何佐证。1938年国军与日军在河南殊死决斗,打开黄河南岸花园口,利用决堤围困日军,山中贞雄就在被困的军队之中,身患疟疾于9月17日死亡。山中贞雄的大部分影片已经失传,仅有《人情纸风船》《丹下左膳余话》《河内山宗俊》三部影片保留。 



  山中贞雄的作品风格温婉,道尽底层生活的不幸,全然无法将他与法西斯主义军人联系在一起。而他的挚友,从中国战场全身而退的小津安二郎继续自己的电影创作,最终成为一代电影大师。 

F·W·茂瑙 

  国籍:德国 
  年龄:42岁 
  死因:车祸 

  茂瑙是默片时代最伟大的电影导演之一,德国表现主义电影的代表人物。早在德国时期,茂瑙就拍摄了大量被奉为经典的佳作,《诺斯费拉图》至今被认为是影史上最神秘、最经典的恐怖影片之一,经典的吸血鬼形象到今天已经成为流行文化的一部分。1926年,茂瑙接受福斯公司的邀请,来到好莱坞拍摄电影,他的到来不仅得到了空前的关注和欢迎,还得到了绝对的创作自由和资本支持,可这却为茂瑙的早逝埋下了伏笔。 



  茂瑙在好莱坞拍摄了默片时代的最后一部经典《日出》,但影片却遭遇了空前的票房失利,评论也褒贬不一,尽管影片获得了第一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艺术类影片奖,茂瑙的好莱坞之路却越走越窄。1930年,茂瑙来到南太平洋塔希提岛拍摄了影片《禁忌》,影片原定于1931年3月19日在纽约中央公园剧院首映,茂瑙和派拉蒙公司都对影片充满信心。 



  据传3月10日有算命师曾经警告茂瑙要避开陆路,他打算乘船来到纽约参加《禁忌》的首映式。当晚六点三十分,他开着劳斯莱斯去安排乘船事宜时,为躲避迎面开来的卡车冲出海滨公路,一代电影大师身上多出重伤,不省人事,在第二天于医院去世,享年仅仅42岁。 
上一篇:10部王家卫电影,看懂的都是大...  下一篇:这部中国人住房实录的三分钟预告... 

更多 【相关文章浏览】

【每日阅读排行】